2024 TRUE VINTAGE REVIVAL 首度台灣品牌特展 – 資深職人訪談篇

上一篇透過照片紀錄,簡單地帶大家一睹現場人氣爆棚的盛況,與 TVR 粉絲們相當多元的穿搭後,接下來就是小編在本次特展中最重要的工作 – 職人訪談啦!面對這三位已經七十歲左右的日本資深手工眼鏡職人們,小編當然有滿肚子的問題想要發問呢!本次受訪的職人有:TVR 品牌二當家的尾浪隆造、主設計師 – 坪田真哲,以及出身於江戶時期就開始製作眼鏡的家族,彌衛門傳人 – 澤田雅美。這次訪問的內容相當珍貴,想要了解更多關於日本手工眼鏡產業與 TVR 職人品牌精神的朋友們,請繼續看下去囉!

更多 TVR 作品介紹連結

這三位師匠級的職人,當天一開始雖然因著久未出遠門,而稍嫌疲憊與害羞。但一聊起畢生最愛的眼鏡,從他們的眼神可以確認到,他們決不後悔將這輩子投入手工眼鏡的產業,也期待這項即將失傳的老技藝與古董機器們,可以透過新一代的手繼續傳承下去。

編:可以請三位職人,簡單自我介紹自身在眼鏡行業的資歷,以及在 TVR 裡頭所擔任的角色嗎?

由左至右:尾浪先生、澤田先生,以及坪田先生。

尾浪先生:大家好,我是 Eizo Onami,從事眼鏡設計、規劃與銷售,已經有五十幾年資歷。身為品牌創立成員之一的我,現在主要是擔任 TVR 品牌營運規劃與海外銷售的部分 (編:怪不得英文相當的好)。

坪田先生:大家好,我是 Masato Tsubota。本身已經從事眼鏡設計相關工作約莫 45 年,並於 2012 年加入 TVR 團隊,現在主要負責 TVR 旗下大多數系列的設計。透過設計的角度,為現代藏家們重新詮釋這些歷久彌新的經典款式,並將它們背後的歷史意義給繼續傳承下去。如何承襲經典再創作出一款雋永的復古眼鏡,對於我來說是相當有意義的挑戰。

澤田先生:大家好,我是 Sawada Yaemon,製作眼鏡的資歷已經有六十年。打從我祖父母在江戶時期開始就從事眼鏡製作的工作,一路傳承到我父親與我身上(彌右衛門家族)。在 1950 年代左右,我們家族開始為美國與日本眼鏡品牌進行代工工作。現在在 TVR 主要擔任製作的角色,並堅持著從我祖父被流傳下來的技藝,以及 40 年代製鏡的老技術。對我來說,相信透過資深職人的雙手,所打造出來的純手工製眼鏡,不僅蘊藏著工匠們的靈魂,也能確保 TVR 出廠的每隻眼鏡都有著無與倫比的質量與精細度

編:可以跟粉絲們聊聊 TVR 的發展經歷,以及為什麼會屆齡退休之際作出如此大膽的決定呢?

尾浪先生:即便自身從事了 40 多年的眼鏡代工事業,但成立品牌一直是我深藏已久的夢想。以日本工匠大多較為保守的心態來說,要讓一群技術高超的資深職人 (編:特別是幾乎都邁入退休年歲) 冒著風險成立品牌,絕非一件簡單的事情。TVR 一開始在鯖江市創立之時,包含在場的澤田先生在內,僅由四位職人組成 (編:另外一位是現任主當家,以及已經在前幾年正式退休的山田先生)。

我們這幾位工匠,除了在製作上相當地有經驗外,所握含的技藝更是從前幾代的前輩所一路傳承下來。創立 TVR 的使命就是「不仰賴現代機器技術,致力於生產品質卓越的眼鏡,來體現真正日本手工藝的精神」。因此我們不僅僅是個眼鏡品牌或是公司企業,在手工製作這點絕對無法妥協的基礎下,我們希望可以為福井地區的工匠帶來工作機會,同時也讓更多年輕人,瞭解並學習五、六零年代傳統眼鏡的製作方式,將這個技術繼續傳承下去。

編:對於畢生都投入眼鏡產業的匠人們來說,眼鏡在諸位心中有其獨特的意義嗎?

尾浪先生:我們這幾位職人在眼鏡產業已經打滾了將近人生半百的歲月,已經不再將眼鏡製作視為單純的手工活或養活家人的工作。即便年事已高,依然需要不斷地精進自己的技藝,並同時滿足現代人的需求。只要有顧客「驚嘆著手上那副眼鏡的質量,並發出內心喜愛地配戴」,就是我們最開心的時刻呢!

在 50 年代,眼鏡就僅僅是個生活必需品,沒有太多人在意眼鏡的外觀。但隨著時代改變,越來越多顧客同時擁有兩、三副,並且會根據自己的心情與穿搭來選擇最適合的眼鏡。因此年輕世代對於眼鏡看法的改變,讓 TVR 的方向更加明確:始終如一地透過手工製作的質量,為大家帶來既耐用又雋永的經典眼鏡

編:對於資歷半百以上的老職人們來說,一副好眼鏡需要有哪些要素?

尾浪先生:一副好的眼鏡,必須要擁有兩大要點:個人喜好與舒適度能夠稱得上好眼鏡的第一要素:就是要配戴者發出內心的喜愛並且合乎自身的面部特徵。我有發現不少人會因著季節與流行來添購眼鏡,但流行的式樣並非是適合所有人,如何找到一副可以與自己獨特臉型與氣質相得益彰的眼鏡是相當重要的。

第二的要素:舒適。輕便的金屬眼鏡不一定舒適,反之重量較重的膠框眼鏡也不代表就不舒服 (編:這部分真的是蠻多人的迷思)。其中最重要的關鍵是在眼鏡本身的結構與平衡設計,是否符合自身的臉型、頭型與耳朵的位置。若只要透過專業人士針對鏡腳進行調整,即便是小鏡框也能讓配戴感舒適牢固且不緊繃,那就可以視為是一副好眼鏡。

因此撇開第一點顧客主觀的喜好 (或是個人面部特徵的不同),眼鏡質量絕對最重要的關鍵!TVR 特別堅持古法與純手工製作,目的就是要透過職人的雙手,確保每副眼鏡都能夠擁有最高的質量。只要有體驗過一般眼鏡與手工眼鏡的顧客,就很難再走回頭路了!(編:怪不得自己入手第一副 TVR 後,看得上眼的眼鏡都越來越不便宜呢!)

編:TVR 所出品的復古眼鏡,跟一般市場上的同風格眼鏡有什麼不同之處嗎?

尾浪先生:打從十年前 TVR 創立之際,創立成員與品牌的核心價值就是「承諾全手工製作」,即便在日本也僅剩寥寥無幾的老工廠依然堅持著。多年來因著新技術與機台的引進、往代工更便宜的海外外移,加上無法吸引到年輕人願意從事這項需要耐心,講求細緻做工的手工眼鏡產業,導致手工眼鏡的技藝在日本快速地消退。即便這樣的堅持大大地限制了 TVR 眼鏡的產能,但我們仍舊為了可以保存這項傳統手工技藝而感到自豪

澤田先生:我們已經都是七十歲左右的老工匠,對於學習新的技術本身是相當有難度的,就連我們的手機都不是最新的款式呢 (笑)。但我們能保證每副作品,除了都蘊含資深工匠的自豪以及犧牲奉獻的靈魂與心血外,更相信越來世界上會有越來越多的顧客,明白 TVR 手工眼鏡那無與倫比的上好質感。

手工技藝並非代表著完美無瑕,只要是人都會犯錯。但就是如此,我們對於每副眼鏡在製作上才會一直不斷精益求精,讓每副手工製作的眼鏡都會有著機器製作無法複製的故事

編:如何在經典的同時,在創新過程中尋找靈感,打造出屬於 TVR 自身獨有的復古手工眼鏡呢?

澤田先生:放眼全球眼鏡市場,每年都會有不斷推陳出新的品牌與相當有創意新作品,這終究讓堅持手工製作的 TVR 面臨更嚴峻的挑戰。因此與時共進地不斷創新,是造就手工眼鏡與二十年前截然不同的原因,唯有這樣才能跟上市場的脈絡與消費者的喜好。

像是原本單純用來加強版料製鏡腳耐用度的蕊芯,在偶然的機會下,我們大膽地結合日本傳統手雕技術 (Tebori)。從概念發想、研發到最終執行,歷經將近一年的時間,終於創作出我相信是目前世界上雕紋最複雜的「龍型太陽白金蕊芯」。

尾浪先生:發跡於日本眼鏡製造重鎮 – 鯖江市的 TVR,其中一個使命就是將繼承於此地的工藝技術傳承下去。在這裡還有許多工匠大師,相當樂意分享那些已經深刻在他們腦中的大量知識與智慧,讓我們可以透過原始的古董模板、設計藍圖以及老品來重現早期經典眼鏡的樣貌。

除此之外,我們的靈感也來自世界各地。像是 2017 年開發出手雕太陽白金蕊芯的山田先生,不僅從日本浮世繪中尋找巨浪的靈感,同時也導入了歐洲十七世紀時期的巴洛克風格雕飾。當時獨一無二的創舉,奠定了 TVR 與其他品牌不同之處,而我們也從這裡延續下去,在龍年之際由坪田先生來主導龍年蕊芯的製作。

編:Sereies 是旗下眼鏡中,全部工序皆由澤田先生一人來製作的系列,請問它最困難的部分是哪個工序呢?

澤田先生:厚達 8mm,外觀棱角分明,且每面皆呈現 90° 直角的 TVR® SERIES,一開始是尾浪先生所提出,已經退休的山田先生則提議將重點放在「鑽石切割」的細節上。為了要讓每面銜接處,固定以「直角角度」來呈現出有如鑽石般鋒利的線條質感,其容錯率相當的低,即便至今每次製作的報廢率都高達 15%~20%。

這道需要極高度專注的切割研磨工序,即放眼整個福井市,能夠勝任的老匠人也不多。因此山田先生在退休前一起協助開發的 Series 1,並在 2020 年首次推出就大受好評後,製作這系列的重任就到我肩上。我知道我是現在為數不多,還有能力製作此工序的匠人之一,即便公司希望未來可以開發更多後續的系列,但我依然不心急,盡我所能地滿足市場需求,同時也保證擁有最高的品質。

編:在 TVR 這十年來開發出這麼多作品中,請問自身最喜歡的系列是?

尾浪先生:我最喜歡的是 Series 與 2011 年開發出來的木雕系列。木雕系列是使用日本製 Zylonite 材料,來重現出天然木紋般的質地,敝司還特別為此材料申請獨家版權與商標註冊呢!當年推出 504 與 505 木雕款後,市場上也開始有不同品牌推出相同概念的產品 (編:這段時期我還真的有經歷過,同時也買過類似產品)。但可惜的是,鯖江市唯一一位有能力製作此材料的工匠在 2016 年病逝後,這個系列就再也無法繼續下去而絕版了。

澤田先生:我最喜歡的系列是本次特展中首次亮相的「The CHAPTER 系列」。這系列是我跟尾浪先生與坪田先生討論許久的新作品,直到今年才有機會實現。這是 TVR 相當少見結合膠框框面與「彈性銀製鏡腳」的款式。相較於復古感十足的經典膠框,質感更加成熟的 The CHAPTER 系列更加適合商務人士來佩戴。今天尾浪先生與坪田先生,都配戴著 The CHAPTER 呢!

(小編補充:The CHAPTER 系列其特殊富有彈性的銀製鏡腳,就是由坪田先生所開發而成的。)

編:各位從事手工眼鏡製作已經五十多年,在創立 TVR 的這段過程中有沒有遇到印象深刻的困難與挫折呢?

尾浪先生:在 2012 年決定創立 TVR,對於我們來說絕對是一件相當冒險的行為,當時候業內許多質疑與不看好的聲音,像是:還有多少人會買復古眼鏡?為什麼不要跟眼鏡品牌合作來貼牌就好?挪有技術、知識以及工廠資源,但年事已高的我們,如果不開始追求夢想,還能等到什麼時候?即便現在我回想起來,都不知道今天的我是否還有勇氣重新開始。

面對如此競爭的市場,我們很幸運地有支年輕的營銷團隊,他們了解老匠人們的手藝技術,以及對於年輕世代市場的敏銳度,幫助我們度過許多難關,並成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日本復古手工眼鏡品牌。

澤田先生:當我們在製作每一個系列時,必須要相當了解該系列的細節與所有製作上的環節,但即便如此我們也曾經犯了難以挽回的錯誤。2015 年,在 TVR504 系列的製作上,前鏡框與鏡腳銜接處,必須要切割出完美的 45 度角。但在最後準備收尾的環節上出了錯,導致將近 200 副眼鏡全部報廢,浪費了大量的金錢與心力。但即便如此,我們必須還是要向前看,確保未來不會再發生同樣的錯誤。

這次相當感謝禾子國際團隊與 TVR 日本團隊的協助,讓這次的訪問可以順利完成。希望大家可以透過這次相當難得的深入專訪,來更加了解日本眼鏡匠人們對於自身技藝的自豪以及傳承的決心。本次特展中,為 TAKE5 & Benny’s Store 台北店同好們嚴選的款式,也都已經陸續抵達。想要一睹最新作品與體驗的朋友們,都歡迎來店試帶選購喔!

Start typing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

Shopping Cart

購物車內沒有任何商品。

探索更多來自 TAKE5 Co. 的內容

立即訂閱即可持續閱讀,還能取得所有封存文章。

繼續閱讀

%d